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驚世仇妃

第二章 生存之戰

驚世仇妃 藍久玖 4469 2019-09-06 10:41:31

  一間陳設簡單的小房間里,燈光昏暗,冰冷的地上躺著一位花甲老人,鮮血從他喉間流出,經過一晚,早已凝固,在他身體的幾米處的小床已是血流成河,三個七八歲的小孩相偎在一起,面色蒼白,身體已經冰冷。

  房間不知何時多了一位身著白色衣衫的男子,男子帶著斗笠,伸手探了探地上老人的鼻尖,而后朝小床走去。

  確定房間里的人都死去后,他才滿意的飛身離開。

  房間再次陷入了死寂。

  -------

  “小伙子,老朽只求你放過那三個孩子,他們還小……”老人雙膝跪在冰冷的地上,苦苦地哀求著。

  黑衣人卻是不為所動,無情的抽出寶劍,眨眼間,老人已捂著喉嚨無力的倒在地上,雙眼充滿了驚恐,但卻還是不舍的盯著不遠處的小床。

  黑衣人舉著寶劍,一步一步走向小床上沉睡的三個孩子。

  床邊,她舉著寶劍,遲遲不能刺下去。

  在心里掙扎了很久,她終究還是做了劊子手,三個小孩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便失去了氣息。

  血,噴涌而出,鮮紅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  而那黑衣人,正是化名柳小牙的柳錦瑟。

  處理好沾有血跡的夜行衣,小牙強打起精神,在正午時分邁出了房門。

  她剛一到后院就碰見了正準備去找她的老鴇捐姨。

  娟姨帶小牙去了自己的房間,房間里早已泰然的坐著一個人。

  那人聽見響動,道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  小牙面無表情,沒有立即答話。

  白衣人有著極好的耐性,既然她不愿意回答,那么他就耐心得等下去。

  一炷香過去,小牙才開口,聲音嘶啞,“到底還要殺到什么時候?”

  白衣人沒想到小牙會反問自己這樣的問題,默了一瞬,而后眉宇間映上怒氣,“你可知道你現在很不聰明。”

  小牙充耳不聞,繼續追問:“為什么一定要殺他,他是個好人,他是無辜的!主人到底是為了什么要殺他!”

  話音戛然而止,娟姨被白衣人的舉動嚇得魂飛魄散,幾秒后,飛快的上前想拉開小牙,卻被白衣人的眼神逼退。

  小牙垂眸看著脖子見突然多了的寶劍,卻沒有任何懼怕,竟然輕蔑的勾唇,這一笑,讓白衣人怒不可遏“你以為我不敢替主人殺了你嗎?”

  小牙抬起頭顱,笑容淺淺,眼神輕蔑,“你是主人最信任的人,我當然知道你能替主人做所有的決定。但我不怕死,我已經殺了這么多無辜的人,縱使我死上千回也不足以洗清我的罪孽。”

  白衣人竟然收回了寶劍,凝視著小牙好一會兒,最后什么話也沒再說,一陣風過后,他消失在房中。

  娟姨眼神復雜的望著小牙。

  小牙沒敢去正視娟姨的眼神,她拖著沉重的步子,打開了房門,卻在邁出一只腳后身后傳來娟姨的聲音:“小牙,你還是太善良。”

  小牙干澀的眼眶驟然濕潤了,她不作聲,輕輕合上了房門,一步一步地朝樓下走去。

  不,她不是善良,她罪惡滔天,她死后下十八層地獄也不能讓她的罪惡減輕一分。

  她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,為什么表哥一定要她殺了那么多無辜的人,胡老伯只是其中一個,她和哥哥殺的無辜的人,不下十個。

  如果真的只是為了復仇,又何必去殺害那么多無辜的人!

  ----

  傍晚,后院的少年們聚在一起用完膳,小牙慢吞吞的往嘴里扒著米飯,卻是食不知味,味同嚼蠟。

  柳逸陽夾了一塊番薯放入小牙的碗中,小牙低聲地說了聲謝謝,卻未動那塊番薯。

  柳逸陽見妹妹如此,沒了吃飯的興致,擱下碗筷,憂心忡忡的注視著小牙。

  正在大口大口扒飯的小虎看到他們兩個如此怪異,好心問道:“小牙怎么了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”

  小牙這才驚覺今天的自己太反常,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小虎都感覺出了異樣。

  小牙沖小虎咧嘴笑起來,露出兩個小梨渦,甚是可愛。

  小虎不禁打趣道:“小牙瘦瘦小小的,皮膚又白,笑起來還這么可愛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個女孩子呢。”

  小牙和柳逸陽的神經驟然緊繃,小牙故作生氣的拍桌而起,怒氣沖沖:“范小虎,你說什么呢!我可是貨真價實的男人!”

  在場的人皆是一愣,平日里最溫和的小牙竟然生氣了!

  范小虎連忙道歉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口無遮攔,是我的錯,還請小牙兄弟大人有大量,原諒我。”

  小牙忽然咧嘴一笑,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,故意將聲音變得粗了些:“逗你的,我沒生氣。”

  她一副沒心沒肺的笑著,可范小虎的心卻是如敲鼓一般,七上八下的。

  經過這一出,小牙這才發覺自己還是不夠像男子,經常引起別人的猜疑。

  看來日后她得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了。

  小牙重新落座,捧起碗筷,飛快地往嘴里扒著飯。

  她的身子板還是太小,她得多吃點,長壯點。

 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柳逸陽看到妹妹的一系列舉動,驚奇的發現他的妹妹不知何事長大了很多,很多事情已經不需要他這個哥哥幫忙了,他的心里不知是喜還是憂。

  用過晚膳,小牙和哥哥被老鴇娟姨叫去了前廳幫忙。

  今晚有大貴客光臨,如林閣樓已經忙得不可開交,姑娘們一個一個花盡心思的裝扮自己,只有一人,一直呆在房里沒有出門。

  小牙雙手捧著娟姨給花兒特意置辦的衣裙,輕聲地喚著花兒,好半天,花兒才姍姍地為她開了房門。

  一打開門,花兒滿是淚痕的俏臉讓小牙心頭一頓,她是知曉了胡老伯去世的消息了。

  難怪花兒一整天不出房門。

  小牙露出擔憂的神色,提腳跨了進去,將衣服擱置在花兒的床上,回過身去,看著花兒,欲言又止。

  花兒為小牙斟了一杯酒,對小牙說:“小牙,陪我喝杯酒吧。”

  小牙卻是好心提醒:“姑娘,今晚有大貴客。”

  花兒見她不喝,自己端起那杯酒,仰頭一飲而盡,小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。

  花兒擱下酒杯,側著腦袋,神情憂傷,“胡老伯那么善良的人,他們還是不能放過他!連三個年幼的孩子也不放過,他們還是人嗎。”

  她聲音雖輕,但她的質問卻像一把冰冷的劍,一下一下的無情的刺著小牙的心臟,小牙強撐著心臟傳來的不適,冷冰冰地再次提醒:“有貴客,還請姑娘盡快換好衣服。”

  小牙腳步飛快地奔向門外,想逃離這個地方,花兒卻在她的身后更加傷心絕望的質問:“小牙,你告訴我!為什么?”

  小牙腳步未停,狼狽的逃離了這里。

  花兒目光緩緩落在小牙送來的衣裙上,自言自語:“小牙,你告訴我,為什么?”

  ----

  小牙倉皇的逃離了花兒的房間,在樓梯間險些摔倒,幸得柳逸陽及時伸手扶住了她。

  “怎么了,小牙?”

  小牙腦海里一直重復著剛才花兒的質問,強烈的不安席卷著她的神志,小牙抓住柳逸陽的胳膊,因為害怕,她用了很大的力氣,不停地說著:“花兒知道了,花兒知道了。”

  只幾個字,柳逸陽便立即明白了,他將小牙身體扶穩,只留了一句話,而后很快地消失了。

  他對小牙說:“你不用管,這次交給我。”

  小牙不清楚哥哥會怎么處理這件事,她只清楚,花兒注定活不過明天。

  小牙強忍著心里的疼痛,盡管臉色蒼白,薄唇無色,她還是強打起精神,在前廳里來回穿梭。

  直到一切準備妥當,她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和千瘡百孔的心,去了后院,找了一個角落席地而坐,抱著雙膝,孤獨的舔舐傷口。

  人一旦靜下來,腦袋里就會蹦出她許多不想去提及的事。

  胡老伯死前絕望而不解的眼神讓小牙的心口驟然一緊,花兒那一字一句的質問讓小牙的心徹底的千瘡百孔。

  她怎么也想不通,花兒怎么會知道,她處理得天衣無縫,怎么會有縫隙讓花兒鉆。

  等等……

  小牙想到了什么,起身,沒有任何猶豫撲進了池塘。

  在池塘里搜尋了一會兒后,小牙的心情登時跌入了谷底。

  果然……

  小牙濕淋淋的回了岸,身體傳來陣陣寒意,卻抵不過心底深處的寒。

  花兒,對不起……

  -------

  今夜的如林閣甚是熱鬧,賓客滿堂,且都是富甲一方的富商,相信今晚會有很多的白花花的銀子入老鴇的手里。

  老鴇娟姨游走在那些身著華服的賓客間,面對某些賓客刁難,她應付的得心應手。

  約摸一炷香時間后,今晚真正的貴客降臨。

  可是老鴇怎么也沒想到,出現在大廳里的,竟然不是那位貴客大人,而是貴客身邊的紅人依徹。

  而在如林閣的后院,真正的貴客正饒有興致的觀看著一場特別的好戲。

  池塘岸邊,一名身著彩裙的女子面對著池塘佇立,神色憂傷,一雙美目淚光漣漣。

  忽然,那名女子伸著脖子,拼命的往池水里張望,同時不斷地往池塘走近,不知不覺間竟然到了池塘的邊緣。

  看戲的男子好整以暇的瞇著眼睛,他很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。

  一切如同他猜想,那女子一門心思在那池水上飄著的東西,沒有發現自己越來越靠近池水,加之腳下是松軟的泥土,還未等她醒過神,她已跌入池塘中。

  這時的她再也沒有心思去看那池水上的東西,只一心求活。

  其實女子本會水,但因為她太過驚恐,忘記了自己會水,一個勁兒胡亂的掙扎,反倒讓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。

  她剛張開嘴想呼救,還未發出聲音,便消失在了碧藍的池水中。

  而岸邊看戲的男子從始至終沒有一個動作,在他的眼里,別人的生死根本不重要,他只負責看戲。

  待池水恢復了平靜,男子竟然覺著這場戲索然無味,他還是回前廳去看美女吧。

  他剛準備離開,背后就傳來了一個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:“公子可真狠心。”

  男子轉過身去,出現在眼前的,是一個瘦瘦小小,身穿補丁衣衫的清秀男子。

  “兄臺不也是嗎?”他反問。

  那名男子目光清冷,面無表情,像看著他,卻又像是看著他的身后,“公子所處的位置比我的好,女子得救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  “哦,所以我就該施以援手嗎?”

  清秀男子卻沒再回答,而是走到池塘邊,望著平靜的水面,似乎在思考著什么。

  華服男子:“是想下水去救她?”

  清秀男子竟然當即點了頭,隨后跳入池水,在水下搜索了一會兒后,他浮出了水面,拖著適才落水的女子上了岸,然那女子已成了冰冷的尸體。

  華服男子對這清秀男子越發好奇,不知這清秀男子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。

  若他真想救那女子,在女子剛落水的那會兒就該出手,何苦要等那女子已經死了再出手。

  這樣脫離正常軌道的行為,只有一個解釋……

  他想那女子死……

  若是普通人猜出了這種想法定會對那清秀男子的所作所為感到氣憤,嚷嚷著為那女子不平。

  但華服男子卻不同,他的心里,此刻只有一個想法……

  這名清秀男子,夠資格做他的對手……

  過了一會兒,后院突然多了很多和清秀男子一樣裝扮的男子出現,他們有的在給那落水女子做急救,有的則關心詢問那清秀男子的情況。

  華服男子看到這一切,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笑。

  幾秒后,他如一陣風,消失在后院中。

  ----

  那晚,那名真正的貴客始終未出現,而如林閣的花魁花兒卻在那一晚失足落水,不幸香消玉殞。

  那一夜,小牙濕淋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中,當晚便感染了風寒,高燒不退。

  老鴇準了小牙兄弟兩人三天的假,柳逸陽廢寢忘食的照顧著小牙。

  兩天后的夜晚,小牙從昏睡中蘇醒。

  柳逸陽心中有太多的疑問,坐在小牙身旁,欲言又止。

  小牙抱住雙膝,聲音嘶啞:“哥哥,你想問什么就問吧。”

  柳逸陽:“為什么要擅自動手,你知不知道主人現在很生氣!”

  小牙卻是冷笑一聲:“他生氣?對于現在的我,他不是應該感到欣慰嗎?”

  面前的小牙突然之間換了個人似的,以前殺了人她都會懊悔自責,而這次……

  小牙的改變,柳逸陽不知該喜還是憂……

  “這兩日,他是否來過?”

  柳逸陽:“你落水的當夜,他來看過你。”

  小牙依靠著床沿,“主人這次準備怎么處置我?”

  “經過這一次,主人決定提前實施計劃。”

  “什么時候?”

  “你生病恰好給了這個計劃實施的理由。”

  小牙沉默了一瞬,離開這里也好,隨著年齡的增長,她的身體在發生變化,若在這里呆下去,遲早會被人發現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哥哥,對離開這里后的生活,你做好準備了嗎?”

  柳逸陽毫不遲疑的回答:“妹妹,多年前我就說過,為了復仇,無論什么樣的苦,什么樣的生活我都會堅強的面對。”

  小牙望著他,沉默不語。

  復仇,這么多年來,他們兄妹都是為了復仇而活……

  想到接下來要面對的一切,不知還有多少危險等待著他們,小牙不覺間握緊了拳頭。

  是呀,無論多么艱險,她都不能退縮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