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時光抹不掉思念

第四十四章 好久不見

時光抹不掉思念 蝦米愛吃蝦 3933 2019-08-25 16:17:15

  我相信總有那么一首歌,能讓你想起一個人,想起一段回憶,起初的我們沒聽出歌詞的含義,直到有一天我們終于明白,歌詞的深意原來藏著悲傷。

  ************

  第二天,尹小沫早早到了辦公室,并開始準備資料,打算去找陸總幫忙。于是她給李卿然打電話,告訴他有事要回盛世一趟。

  此時李卿然正在開車,旁邊坐著凌墨涵,電話是車載通話狀態。

  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嗎?”才剛上任就回老公司。

  “哦沒事,我想找找陸總,看看認不認識什么芯片生廠商,畢竟陸總干這行很多年了。”尹小沫如實告知。

  “哦......”李卿然一聽忍不住看了某人幾眼,這旁邊坐的恐怕認識更多大大廠商,尹小沫還親自去找,看來還不太清楚自己老板的水平,結果某人果然忍不住要出手了。

  “喂,石宇,幫我約下國通的老總,晚上請他吃飯。”

  “嗯對,下午我就回去。”

  “這么快走了,不再待兩天。”他巴不得這個大神趕緊走得,不然他每天都覺得好壓抑。

  “有事。”

  “你通知尹小沫,下午準備一下材料,跟我去H市,約好了生產商。”凌墨涵一點不避諱,直接讓前女友跟他一塊出差去,重點是人家會同意嗎?

  仿佛看出他的想法,某人直接一句“這是公事,怎么說要看你這個老板了,你要叫不動你的員工,你這總裁也不用干了。”

  靠!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啊。

  倒霉的怎么總是他。

  到了公司,李卿然直接打電話給尹小沫,告訴她,他這邊已經找到合適的生產商了,但對方時間有點緊今天就要見面,讓她趕緊回來準備一下到H市出差,和生廠商談合作,卻沒告訴她要和凌墨涵一起,小沫一定要原諒他,他也是

  被威脅的。

  聽說已經有生產商了,尹小沫當然開心,她才剛到陸總這邊,還沒問,這下可以不用麻煩陸總了,跟陸總寒暄了一陣尹小沫就趕緊趕回公司準備,聽說連機票都幫她買好了。

  結果上了飛機,尹小沫看到自己的票竟然是頭等艙,公司給員工出差的待遇都這么好嗎?

  剛入座,迎面走來了一個身影,走到她旁邊的位置停下,她抬眼一看竟然是凌墨涵??

  他不是在S市?對了他本來就是H市的,不對他怎么這么剛好跟她一班飛機回去?

  想到機票,難怪待遇這么好,一定是李卿然那小子干的事。

  不打招呼,不理會,尹小沫閉上眼,一覺睡到終點。

  恍恍惚惚間,感覺飛機有些晃動,然后她好像靠在了一個溫暖的臂膀,然后她又安心地睡了過去。

  凌墨涵看到她倔強的小身板一直撐著,終于忍不住將她悄悄靠向了他的肩膀,側頭貼著她的額頭,眼里有著寵溺,睡著的她就像過去的她,放下防備,沒有棱角。

  尹小沫真的一覺睡到了終點,直到飛機落地,廣播里傳來提醒,她才睜開眼,入眼卻發現自己靠著某人的肩膀,而某人的頭靠著她的頭,嚇得她立馬坐直,這時候凌墨涵也醒了,什么也沒說,直接起身,說了句“走吧,石宇在外面我們。”

  尹小沫有些尷尬,她竟然靠著他睡那么香,嘴里說不要有交集,行動上卻不一致,太糗了。

  不過他剛剛說什么“石宇在等他們?”

  她跟他又不是一路的,她是來見生廠商的,啊對了瞧她這腦袋,匆匆忙忙地竟然沒問去哪里見生產商,他們竟然也沒告訴她。

  得趕緊打個電話問問。

  “喂,李卿然,你沒告訴我生廠商是誰?要去哪見啊?”

  “啊,我沒說嗎?瞧我這記性,是國通,額地點我也不知道,是凌墨涵約的,你跟他走就對了,你們不是同一班飛機”

  “什么鬼,你為什么不早說?”早知道跟他一塊,她就不來了。

  要早說,你還會去嗎?李卿然在心里嘀咕。

  “哎呀,你不是都說你們是過去式了,現在這是工作,你別想太多哈。”

  “我才沒有多想,只是不想打架尷尬。”

  “不會的,你看凌墨涵一點都不介意。”是啊,他當然一點不介意,他提的說分手,他有什么好介意的?

  而她是被分手的那個人,說難聽點就是被拋棄的,等下人家以為她又死皮白咧的,為什么她那么努力避開,偏偏又要湊一起呢?

  “算了,都來了,全當工作,無視他就好了。”

  走出機場門口,看到石宇在朝她揮手,之前見過幾面,所以他們也算認識。

  走到車前,本來想坐前座去,畢竟某人坐在后座里,結果石助理說前座安全帶壞了,還是坐后面吧。

  沒辦法她只能坐到后座,貼著窗,中間空了好大的位置。

  一路上兩人都沒開口,氣氛安靜得可拍,石宇在前面感覺到BOSS的不爽,默默開著車也不敢吱聲。

  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,車子行駛很久,直到一棟大樓前停下,下了車發現是一個酒店,外觀奢華。

  進了酒店,酒店立馬有經理出來迎接:“凌總好,一切都安排好了,6樓百合廳。”

  人然后他們就跟著侍者上了樓,談聲音在酒店里談,她已經見怪不怪了,中國社會是人情社會,很多事在談判桌上不好說,但到了酒桌上反而容易多了,不過今天剛坐完飛機就來應酬,她怕有些吃不消,也不知道對方多少人,而凌墨涵只帶著她,并沒有帶上石宇、

  他不會報復她,要把她喝倒丟在這吧?尹小沫的腦袋里突然閃過這個離譜的念頭。

  進了包廂,果然對方有五六個人,有男有女,一看到凌墨涵和她立馬走出來,為首的應該是他們的領頭。

  “凌總,難得啊?”國通老總曾總與凌墨涵算老熟人,他們還有很多合作。

  “抱歉曾總,是我太忙了,很久沒好好請你吃飯了。“

  “哈哈,我知道你小子忙,有這心意就夠了,誒?這位是?”這時才發現從來沒見過的人?難得凌墨涵帶個女的出門,除了蘇智妍。

  “忘了介紹,這是本次公司在S市投資的公司創想的項目主管尹小沫,尹主管這是國通的曾總。”

  原來他就是國內最大芯片生廠商的大老板啊?

  “曾總您好,很榮幸有機會認識您,我是創想的尹小沫。”

  “嗯,年級輕輕就是項目主管,還是一個小女生,不錯,不錯,跟我們凌總一樣,都是年輕有為啊。”

  “曾總過獎了,您才是我們學習的榜樣,把中國的芯片行業發展到可以跟國外媲美,你真的了不起。”尹小沫真心地崇拜眼前這個人物。

  “哈哈哈,我們不能總是被別人打壓,總依賴別人,哪天要是國外不再提供了,那我們的發展怎么辦,所以啊技術還是一定要有自己的。”

  “嗯,我這么覺得,別人能做到的,憑什么我們不能做,都是兩只手一個腦袋,憑什么我們要依賴他們,我們的技術不比他么差。”說起這些,尹小沫就慷慨激昂,不由自主地多說了,說完看到大家都盯著她看,有些尷尬,趕緊停下。

  “哈哈哈,凌總看來你這個員工很優秀啊,很有想法,說話也很有意思。”曾總有些欣賞尹小沫,覺得這小姑娘很不錯。

  “多謝曾總夸獎,第一次帶出來,失禮了。”凌墨涵看了一眼尹小沫,尹小沫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,沒看到凌墨涵嘴角擒著笑。

  他嘴里說著失禮,心里卻也認可她的說法,也喜歡看到她說這番話信心滿滿,斗志昂揚的樣子,這才是他最早認識的那個尹小沫。

  入座后,他們先敬了一杯酒,隨后大家就開始聊了起來。

  “曾總,這次主要是由一個新項目,需要采購新的芯片,但以往這些都是采自國外,沒試過國內的,不知道國通這邊是否否有類似芯片可替代。”雙方都很熟了,沒必要寒暄,凌墨涵直接說明來意。

  “不知道什么項目要用?”

  一起前來的技術總監直接問道。

  知道今天要談項目,曾總直接把相應人員叫來,他們這些公司老板,管著這么大公司,但要說到具體技術還得專業人員。

  “AI智慧機器人,我們想打造一款有別于市面上機器人,融入當前市場很熱的AI技術,讓機器人不僅僅能工作,還能感應場景,感應人類情緒,從而做出相應反應、自己判斷完成一些工作。”接到凌墨涵的示意,尹小沫很默契地開始說明項目。

  “有意思,想法很前衛。”曾總雖然不懂技術,但聽到這個想法,知道這個項目還是很不錯的。

  “這類芯片有是有,但目前國內市場這塊需求較少,所以產量也非常少,而且聽你剛才的意思,你們的項目應該是更先進于市面上,不知道現有芯片能不能滿足你們的需求,只能試驗過后才知道。”技術總監如實告知。

  “沒關系,按您說的,我們可以先試驗。”聽到有著落,尹小沫開心極了,先不論到底合不合適但有總比沒有好。

  “哈哈,既然有相類似的,那國通一定支持。”

  這次合作談的很愉快,曾總也是個很有想法,思想前衛的人。

  酒過半巡,曾總提議要請他們唱歌,因為凌總請他吃飯啊,他請他們唱歌,禮尚往來,不免掃興,他們只好應邀。

  到了會所,兩個女士都去點了歌,讓她也去,她不好意思去,其實她唱也就一般般,高的唱不上去,但也不至于跑調就是。

  旁邊的凌墨涵示意她去,不得已她只好去點歌,不知道哪根筋抽了點了一首《好久不見》。

  直到音樂響起,有人問“誰點的歌?”眾人都說沒有,然后看向她。

  她才反應過來,她點了這首歌,尷尬了,這歌對她來說是一個懷念。

  剛拿起話筒準備唱,旁邊的凌墨涵竟然也拿起了話筒直接開口唱:“我來到你的城市,走過你來時的路,想象著沒有我的日子,你是怎樣的孤獨......”

  好久不唱這首歌了,分開的那段日子,每天她都唱,邊哭邊唱,這首歌有他們的回憶,卻也道出心情,后來每次聽起她都不敢輕易聽下去。

  他磁性的嗓音渾厚低沉,每一個吐露的詞仿佛都是帶著滿滿的情感,還是那么好聽,讓她有些入迷、

  凌墨涵唱完一段,看向尹小沫,幽暗不明的包間,他卻能看到她眼中盤旋地淚花,倔強地沒有流露。

  回過神發現大家在等著她唱,尹小沫趕緊拿起話筒跟著字幕唱,唱到高潮凌墨涵的聲音再次響起“我多么想和你見一面,看看你最近改變,不再去說從前,只是寒暄,對你說一句,只是說一句,好久不見......”

  唱著唱著情緒終于忍不住,尹小沫借故上廁所,暫時離開包間。

  “第一次在會所里,聽到有人唱歌這么有感情啊。“大家都聽得有些入迷了,歌好聽,聽到了其中的傷感。

  “曾總過獎了。”凌墨涵說著話,眼睛卻不自覺看著門口,剛剛她哭了。

  過了好久,才看到尹小沫進來,臉上已沒有剛剛的難過,看不出情緒。

  凌墨涵沒有說什么,只是跟曾總說了一句:“曾總時間不早了,今天剛下飛機就過來,改日有空,我再好好招待大家。”

  “喲,是有點晚了,難得,盡興就好,辛苦了,趕緊回去休息吧。”曾總是性情中人,所有娛樂都有度。

  “尹小姐,辛苦你了,跟著我們凌總奔波,可憐了一個小姑娘。”

  “不會,多謝曾總關心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  “年輕人有前途,好好干,漲漲我們國人的底氣。”

  “不負曾總厚望。”

  一陣寒暄,雙方告別,石宇已在門口等他們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