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宮墻太高皇后爬不了

第63章 姻緣符要塞枕頭底下

宮墻太高皇后爬不了 于山間 2109 2019-09-19 20:30:00

  女子背對著他們而坐,肩上披了白色的披風,長發松散地籠在腦后,手正在一下一下地撫摸著什么。

  原奕看著那個嬌小的身影,皺了一下眉,不是叫她這幾天不要下床嗎?

  等走近,才發現一只彩色的鸚鵡匍匐在她的腿上,潔白無瑕的手正幫鸚鵡順著毛。

  她雙腳懸空,偶爾晃一下,惺忪慵懶的樣子一看就是剛午睡醒來。

  辛寧抬頭,見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兩位男子,“你怎么又來了?”

  這話是對原奕說的,但他聽著卻很不爽,什么叫“又”,這是嫌棄自己了?

  視線稍移,落在了蕭一良身上,辛寧先是一頓,隨即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。

  “你怎么在這?”

  “怎么是你?”

  兩人同時開口,又同時閉嘴。

  這騷包怎么在這里?一看見他辛寧感覺才舒服一點的腳又開始酸了。

  蕭一良也好奇為什么她在這宮里。這不是圖瓦公主住的宮殿嗎?金屋里藏的不是公主嗎?怎么變成了這個他昨天在旸山上遇到的小美女。

  不過,好像過來的時候一直都是自己在不停地說,而原奕一路沉默著都沒有回應他。

  這個認知讓蕭一良整張臉垮了下來。

  他看著辛寧,嘴里卻對原奕道:“你別跟我說她就是蘇云秉丟下的那個女人。”

  原奕目光閃了閃。

  蕭一良見他不回答,便覺得是默認了:“還真是啊!”

  “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想的,皇后美人都不要,帶著貴妃跑了。真是可惜!”蕭一良語氣夸張地數落了蘇云秉一番。

  辛寧帶著疑惑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原奕。

  原奕道:“別廢話,給她看一下眼睛。”

  這下蕭一良清楚了,原來他登基后催命一般把自己從燕地召回京城就是為這事啊。

  傳到燕地的圣旨上沒寫清楚要他進京的理由,只叫他速速進京。那個時候他還以為原奕功成名就了要召他進京給他封個侯爺當當,也算報答自己這一兩年跟著他東奔西走的辛勞。要不就是誰快死了,急需他這個在世華佗出手。

  不然他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么急事需要把他從燕地召回來。

  可侯爺沒撈著,要救的也不是他以為的圖瓦公主。反而讓他在醉玉軒丟了臉,整條街的人都看了熱鬧。要不是他臉皮厚一點當時早就找個地洞鉆進去了。

  如今這求人的態度也不怎么好,蕭一良覺得他得好好宰這人一頓。

  他是皇帝嘛,最不缺的就是錢了。

  “可以啊。”蕭一良應了下來,但卻意味深長地看了原奕一眼。

  “等等,你真會醫術?”辛寧半信半疑。

  蕭一良笑了一聲,“當真會。”

  “小美女,本公子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神醫,專治各種疑難雜癥,你不會沒聽說過吧?昨天在旸山本公子還想免費替你診治來著,誰知你跑得比兔子還快。”

  “錯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,昨天本公子肯免費替你診治,今天就得收費了。”說著,蕭一良覷了一眼原奕,像是在暗示著什么。

  “本公子出診的診金可不是幾兩銀子就能打發的,本公子看皇上也不像是缺錢的人,診金還是付得起的對吧?”

  辛寧覺得這人不僅全身上下一股騷氣,還厚臉皮加話癆。

  吊兒郎當的,怎么都跟那些清冷嚴謹、救死扶傷的醫者搭不上邊。

  他湊了過來,素白修長的手指翻看了一下辛寧的眼皮。

  原奕就在一旁盯著他的一舉一動。

  蕭一良看了一會兒,道:“眼睛是被毒瞎的,這下手的人還真狠。這種毒只在苗疆有,不會要人性命,但解起來十分棘手,要解毒就只能找到當初煉制毒藥的配方,再根據配方上的藥材按一定的順序煉出解藥。一般的大夫就連毒藥的配方都找不全,怎么煉得出解藥?也怪不得你太醫院沒一個太醫能醫治,光找配方這一方面就已經夠他們忙活了。”

  “原本這雙眼睛是應該全瞎的,但不知是不是歪打正著你體內攝入了配方中一味十分重要的藥材,藥性通過血液在體內的流通刺激了眼部,才會讓你處于這種半瞎的狀態。讓我猜猜,這味藥材應該就是黑葵蛇的蛇毒。”

  辛寧想起當初在桃林里遇到的那條蛇確實是黑點斑斑的,太醫那時也說是蛇毒的作用才會讓自己看得見東西。

  “能治嗎?”原奕問。

  “你什么時候見過有我治不好的病了?”

  這倒也是。

  蕭一良雖然平時看著不靠譜,但一涉及到醫術方面,就沒有人比他更在行了。

  “給我幾天,保證給你配好解藥。只不過其中有幾味藥材貴重又難得,還請皇上割愛啊。”

  “太醫院的藥材隨便你用,朕只要你把她治好。”一點藥材算什么?只要能夠讓她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,什么都是值得的。

  原奕走過去拎起還蹲在辛寧腿上的呆毛,隨手一扔,就把它扔到了地上。

  呆毛本來是在打盹,在辛寧的撫摸下它舒服極了,但卻無緣無故被人扔到了地上,嚇得它盹都不敢打了,在地上撲騰了幾下翅膀試圖飛起來,“謀殺啦!謀殺啦!”

  “哎……”辛寧沒想到原奕會這樣粗暴地對待呆毛,它好歹是個會說人話的動物啊,寶貴著呢。

  然后原奕旁若無人地抱起辛寧,長腿一跨進了殿。

  留下看著他們一臉所思的蕭一良。

  辛寧靠在床上,小臉微紅。剛剛還有人在,他就這樣抱自己,慌張焦急之余心里還有點悸動。

  “不是讓你別下床嗎?”原奕替她脫了鞋,將她雙腿塞進被子里。

  “睡懵了,出來透透氣。”辛寧道。

  原奕彎著身子,繡著五爪真龍的黑色錦衣因為剛剛抱她進來而弄得有些皺。

  她的視線落在他腰間,那里掛了昨天晚上她塞到他懷里的那個裝了姻緣符的小吊飾。

  其實在他來的時候她就注意到了。因為吊飾是紅色的,紅色顯眼,更何況他還穿了一身黑衣,一黑一紅,視覺刺激太強烈,想讓人不注意到都難。

  他這樣太明目張膽了。

  辛寧指了指那個吊飾,道:“求姻緣符的時候人家說要放在枕頭底下才比較靈驗……”

  原奕看了她一眼,道:“是嗎?”

  “是啊,你沒看見我把我的那個塞枕頭底下了嗎?”

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