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宮墻太高皇后爬不了

第29章 反正我家郡主不稀罕

宮墻太高皇后爬不了 于山間 2069 2019-08-18 20:30:00

  在樹上摘桃的阿蘇里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,從樹上滑了下來,還沒走近這邊就對辛寧叫道:“郡主你在干什么!”

  三兩步走過來就把赫連樓葉拉了起來護在身后,大眼睛瞪著辛寧。

  這阿蘇里護主也太心急了吧?她什么都沒干啊!

  辛寧攤開手,無辜道:“我什么都沒干啊!不信你問你家公主。”

  赫連樓葉拉了拉阿蘇里的衣袖,道:“阿蘇里,郡主什么都沒干,是本公主想和郡主做朋友,但郡主好像有些不太樂意。”

  辛寧面癱……

  阿蘇里瞪了辛寧一眼,轉頭安慰赫連樓葉:“公主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,是什么人都能和公主做朋友的嗎?”又看了辛寧一眼“她只不過是一個前朝皇后而已,現在又只是個郡主,公主您今后可是要當皇……”

  赫連樓葉及時扯了扯她的袖子,阿蘇里似反應了過來,閉了口沒有再往下說,但想想又覺得不甘心:“總之她就沒有資格跟公主做朋友!”

  素梧也看見了這邊發生的事情,擼起袖子走了過來,似要和阿蘇里大干一場。

  她也把辛寧擋在身后,語氣不善地對阿蘇里道:“誰稀罕,反正我家郡主不稀罕!”

  “你們要摘桃就摘桃,不摘就一邊待著去,別來給我家郡主找不痛快!”

  說罷,又看見赫連樓葉手里拿了一個她剛剛敲打下來的桃子,哼了一聲:“還吃別人摘的桃兒。”

  辛寧哭笑不得,這兩人吵架跟小孩子似的。

  辛寧道:“樓葉公主,聽見了吧?我們不適合做朋友。剛剛你丫鬟也說了,我是個前朝皇后,既然是前朝皇后又怎么能跟亡我家國的人做朋友呢?公主在這些大是大非的事情上真的分不清哦。”

  赫連樓葉看了看辛寧,雙手攥緊了袖子,咬了咬唇,道:“郡主說的是。”

  素梧和阿蘇里又去摘桃了,赫連樓葉也跟著去了。

  辛寧繼續坐在大石頭上啃桃子。

  赫連樓葉沒爬過樹,看見阿蘇里爬樹摘桃子新鮮,便也脫了鞋子爬上去。

  阿蘇里驚道:“公主快下去,奴婢來摘就好了,待會兒會摔了。”

  赫連樓葉不在意,以前在草原打獵賽馬什么刺激的事情沒做過,會怕這個?

  不得不說赫連樓葉的身姿也是很靈活的,三兩下就爬了上去,主仆兩人齊心協力很快就摘滿了一籃子桃子。

  桃子個個又大又飽滿,和辛寧那邊摘到的不一樣,她們摘的桃子都是完好的,而月娥一直撿素梧敲打下來的桃子,都是磕破了皮的,沒幾個完好。

  辛寧捧著下巴,有些惆悵,要是自己看得見就好了,她也很想爬樹啊!

  赫連樓葉正摘得歡快,卻不知遠處的枝椏上有條蛇正在往她這邊爬來。

  那蛇吐著紅信子,腦袋呈三角形,一看就是劇毒蛇。

  那蛇一直爬到她腳邊她才有所察覺,她低下頭去看的時候,那蛇已經爬上了她的腳背,赫連樓葉下意識想驚呼,但轉念想了想,卻裝作腳下一滑,從樹上跌了下去。

  “啊!”

  赫連樓葉大呼了一聲,隨后身子便往旁邊滾了好幾滾。

  “公主!”

  阿蘇里連忙從樹上下來,跑到她身邊,著急道:“公主摔哪了?”又抬頭瞪了一眼不遠處的素梧:“還愣著干什么?快去找人來啊,沒看見公主跌倒了么?公主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也吃不了兜著走!”

  素梧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她,一臉莫名其妙。關她們什么事啊,你家公主自己跌倒的,怪我們?這腦回路不正常吧!

  素梧看了辛寧一眼,辛寧感受到了素梧投過來的視線,微微點了點頭。

  素梧得了辛寧的準許,便轉頭去林外叫人。

  倒不是怕了阿蘇里那句威脅的話,辛寧只是單單覺得,這個時候還是叫人過來比較好。

  林子外很快就有人過來了,聽腳步聲應該是有很多人。

  辛寧在這眾多凌亂的腳步聲中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腳步聲,在她的印象中那腳步聲一直很沉穩,只不過如今卻微微有些急促。

  辛寧沒想到他會親自來。一時坐在那里忘記了反應。

  原弈走到赫連樓葉身邊,蹲下身看著她痛得小臉都皺起來的樣子,問道:“怎么樣了?”

  “皇上……”

  赫連樓葉看著原弈,痛苦道:“葉兒好疼……”

  原弈不再說話,直接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,抬腳就往林外走。

  從始至終都沒看辛寧一眼。

  經過辛寧的時候,他腳步忽一頓,吩咐道:“送夫人回去。”

  跟在他身后的宮人應了。

  一群人又浩浩蕩蕩地走了,只留下了兩個要送她回去的宮人。

  辛寧又坐了一會,才慢慢站起身。可能是坐得有點久了,腿有點麻,她身形晃了一下,素梧連忙扶住她。

  辛寧淡淡道:“走吧。”

  可剛挪動了一下腳,腳腕上就一陣刺痛傳來。

  辛寧皺了一下眉。

  “郡主怎么了?”素梧低下頭看,只見一條三角頭的蛇死死咬在了辛寧的腳腕上。

  素梧大驚失色,叫道:“有蛇!”

  辛寧用力甩了甩腳,那蛇才放了口,飛快爬進了草叢。

  辛寧疼得冷汗直冒,本來有些紅潤的臉上正一點一點變得慘白。

  素梧慌了:“快去叫太醫,快去!”

  素梧扶著辛寧重新坐在石頭上,辛寧靠著素梧,雙眉皺得厲害。

  辛寧在昏過去的之前,隱隱約約說了一句:“這蛇……可真毒。”

  再醒來的時候,辛寧已經躺在了宜春宮的大床上。

  她睜開眼睛,眼前朦朦朧朧,床邊似乎站了幾個人,那身影搖搖晃晃的,看不太清。

  素梧一看到辛寧醒了,立即撲到她床上:“郡主你終于醒了!郡主都睡了兩天了,嚇死奴婢了!”

  辛寧動了動腳腕,那被蛇咬的地方已經不疼了,只是有些酸軟發麻。

  “我沒事,不是還沒死么?”

  說著便摸了摸素梧的腦袋。素梧抬頭望著她的眼睛,微愣,嘴巴張了張:“郡主……”

  “郡主的傷已被臣處理過了。這蛇雖毒,但及時就醫,已無大礙。郡主這段時間還是要多多休息,不可多走動。”太醫看見辛寧醒了過來,也終于松了一口氣。

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