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宮墻太高皇后爬不了

第2章 同游蘇州

宮墻太高皇后爬不了 于山間 2195 2019-07-28 23:59:37

  眼下辛寧抱著自個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,把今天自己怎么被拐被賣的過程說了一遍,末了,還哽咽道:“幸好有位公子路過幫了女兒一把,不然女兒可能又被他們抓回去了。”

  鎮南王也是對自己這個女兒毫無辦法,她自小娘就生病去世了,自己沒有再娶,辛寧也沒個兄弟姐妹,父女倆相依為命這么多年,只要是無傷大雅的事,鎮南王都依著她。鎮南王又是個武將出身,平時大大咧咧,喊打喊殺,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,辛寧在耳濡目染下,也多了一些男子習性。

  當下鎮南王聽到自己女兒這樣受人欺負,頓時就氣壞了,也顧不得辛寧偷偷瞞著自己跑出去了,遂叫人去端平了那家青樓。

  第二天,辛寧很意外地在府上遇到了昨天的那個黑衣男子。

  眼下他正從回廊走過來,長身玉立,還是穿著一身黑色勁裝,和久經沙場的鎮南王走在一起,氣勢仍不可小覷。

  辛寧從回廊另一邊走來,迎面就和他們遇上了。

  看著前面走來的兩個人,辛寧脆生生地喊了一句:“爹。”

  再看了看鎮南王身邊的那名男子,辛寧一愣,驀地笑了。

  對著他道:“原來是你呀。”

  鎮南王有些詫異,對身旁的男子道:“侯爺與小女認識?”

  不等他開口,辛寧便道:“昨天就是他路過救了女兒呀。”

  鎮南王大笑:“原來是這樣,看來侯爺和小女還挺有緣分,哈哈哈,”又對辛寧介紹道:“阿寧,這位是燕安侯。”想了想,又道:“正好你在家閑不住,這幾天就帶著侯爺在蘇州城逛逛。”

  說著又轉頭問:“不知侯爺意下如何啊?”

  他看了看辛寧,道:“如此,就有勞郡主了。”

  對于辛寧來說,這真的是一份好差事啊,不費力還能玩。

  辛寧是個風風火火的人,迫不及待地就拉著他去逛街了。

  兩人走在大街上,身邊都沒帶隨從。辛寧是個閑不住的,自己一個人嘰嘰呱呱介紹了許多蘇州城好玩的好吃的,而身邊那人大多數時候只是靜靜地聽著她講。

  此時辛寧走在前面,一邊還滔滔不絕地講著:“蘇州好吃的可多啦,我長這么大都還沒吃遍呢。前面不遠就有家酒樓,他家的廚子做的菜是全蘇州最好吃的,還特別有脾氣,我爹想挖那里的廚師進府都不能夠呢,不如呆會兒我們就去那里吃飯吧?”

  辛寧說著,突然間就停下了腳步,轉頭看著他,問道:“原公子,嗯…侯爺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  “原弈。”他看著她的眼睛。

  辛寧又問:“我可以叫你哥哥嗎?”

  辛寧歪頭想了想,好像這樣突兀地問人家可不可以叫人家哥哥好奇怪啊,而且對方還是個自己沒認識多久的尊貴侯爺,于是她又解釋道:“我從小一個人長大,沒有哥哥妹妹,不知道有個哥哥是什么感覺。”

  原弈頓了頓,道:“可以。”

  不知道為什么,看著辛寧那期待的眼神,原弈竟然說不出拒絕她的話。

  瞬時辛寧就眉眼彎彎笑了起來:“原弈哥哥!”

  或許她真的很高興,到酒樓的時候點了一大桌子的菜,還不停地往原弈的碗夾菜。

  原弈也沒有掃她興致,任由她往自己的碗里夾菜。

  兩人從酒樓里出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暗了,而夜市才剛剛開始。

  華燈初上,大街上熱鬧非凡,人群熙熙攘攘,攤販叫賣,一副盛世景象。

  蘇州是江南著名水鄉,河流穿街而過,城內小橋眾多,很多的房子也是臨河而建,整座蘇州城都是十分的小巧精致。

  辛寧很喜歡穿橋而過的烏篷船,眼下,她拉著原弈就跳上了一條烏篷船。

  船家慢悠悠搖著槳,烏篷船蕩漾出一圈圈彎彎的弧度。

  辛寧拉著原弈坐在船頭,看著河兩岸五彩斑斕的花燈,晚風輕拂來,夾雜著夏末秋初微涼的氣息。辛寧微微閉上了眼睛,感受著這涼潤的氣息。

  辛寧轉過頭,看著原弈,道:“原弈哥哥這次來蘇州干什么?”

  原弈答道:“有點事要辦。”

  辛寧也不好奇是什么事,轉而又問他:“燕地是什么樣子的,也是像蘇州一樣好看嗎?”

  原弈低頭整理了一下護腕,道:“燕地是和蘇州不一樣的美麗,那里有茫茫大漠,有長河落日,很壯闊。那里的人勇敢善良,豪邁奔放。”

  頓了頓,又道:“我很喜歡那里。”

  辛寧從小在蘇州長大,沒有離開過蘇州,燕地對她來說是一個很陌生的地方,以前聽鎮南王說過,那里很荒涼,但是現在聽原弈這么一說,感覺又不是那樣的。

  辛寧有些向往:“我好想去看看。可爹從來都不會讓我跑太遠,以前他去鎮守邊疆的時候,一去可能就好幾個月,都不帶我的,留我一個人在家,可是我真的很想出去看看啊。”

  原弈低頭看了看坐在他身邊的小姑娘,小姑娘眉眼彎彎,卻因為有些不開心而微微皺了起來,小嘴也微微抿著。

  原弈移開了目光,道:“郡主若是喜歡,或許有一天我可以帶你去看看。”

  “真的嗎?”

  辛寧因為他的這一句話,心里的一點點不開心立即就不見了,轉而換上了明媚的笑容,她的眼睛也因為映著花燈的光芒,而有了不一樣的神采。

  原弈不禁覺得好笑,這小姑娘,未免也太好哄了。

  但嘴上還是說道:“如果有機會的話。”

  船還在慢悠悠地向前晃著。

  辛寧覺得光坐在船頭聊天看風景不過癮,于是也不顧忌身邊還有一個男子,三兩下就脫了自己的鞋襪,把腳丫伸進水里,一下一下拍打著水面。

  原弈看了,皺了皺眉,道:“小心著涼。”

  辛寧卻玩得不亦樂乎,沒把他的話放心上。

  船越向前駛去就越堵,前面的河道有點窄,有幾艘船已經被堵在那里了,后面的船還是不斷向前駛來。

  辛寧把腳收了回來,穿上鞋襪,站了起來。

  她抬頭看見河岸酒樓的屋檐上有一只巨大無比的花燈,造型十分獨特,像一個娃娃抱著魚,又像一個佝僂的老人。

  遂辛寧覺得十分新鮮,指著那個巨型花燈對原弈說:“原弈哥哥,你快看!”

  原弈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  在他轉頭的一瞬間,忽然一聲巨響,他們所在的烏篷船被后面上來的船狠狠撞擊了一下,他們所在的船本來就在晃,辛寧勉強才站穩,如今又遭受了狠狠的撞擊,于是辛寧便不受控制地往一邊栽去。

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