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浪漫青春 青春校園 小甜甜

^(#`?′)_Ψ打架呀

小甜甜 微觀經濟學 3026 2019-04-29 18:29:00

  “這位是?”顏行長看人十年如一日的毒辣,嘴角帶笑,眼角帶皺紋,連頭發,都帶了開叉。

  咳咳,這么短頭發,好像不開叉。

  連頭發,都帶了白。

  “欸,爸,你長白頭發了。”她大驚小怪的叫,當然沒有叫的特別響,因為顏行長的緣故,大家都在朝這邊看。

  當然,他們并不是因為負責,只是因為看好戲。

  誰不愛八卦呢。

  “哦,是么。”顏行長果然還是十年如一日的愛美,一聽這話,就要掏出手機打開前置來看看自己長沒長白發。

  好在顏絨及時制止了他愚蠢的動作。

  “咳咳。”顏行長左右張望一會兒,又開始端起自己的高貴的官腔,“工作的時候,要叫我行長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乖巧又乖巧。

  顏行長雙手背在身后,微微頷首表示認可,而后又看向段沂,探究的眼神毫不遮掩,似是要把他直接看出個窟窿出來似的。

  段沂倒是大大方方的,也沒有露出一點膽怯,挺直了身子讓她爸爸瞧了個仔細,最后才悠悠然的問好:“伯父你好。”

  “是同學?”

  這真是一個致命題。

  是同學,但是又不止于是同學。

  顏絨抬頭看向段沂,顯然,對方并不打算回話。

  她又看向顏行長,顯然,對方并不打算收回剛剛的問話。

  “顏行長。”她笑嘻嘻的,“現在是工作時間。”

  顏行長一口氣哽在胸口沒順出來,明顯被自己女兒給堵了個半死,只得背過身去,深不可測的剜了一眼顏絨,輕聲道:“下班門口等我。”

  誰等誰還不一定吧。

  畢竟她爹好像比她早到家來著。

  她僵著臉對顏行長假笑,等顏行長終于沒了影,這才長吁出一口氣,又開始催促段沂趕緊走。

  他挑挑眉,學著顏行長的樣子,輕聲道:“下班門口等我。”

  顏絨:……

  等等等,等你個大頭鬼。

  她瞪大了眼,虎著臉揚手就要揍他,剛伸出手,就想到自己還是一個服務人員,堪堪收了手,握住他的右手來了一個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握手:

  “歡迎您下次光臨。”

  段沂:……

  好不容易等他出了門,她的師傅悄悄地湊過來,笑:

  “歡迎您下次光臨,是不是有點過了?”

  顏絨:……

  “咱這不是服務業么?”

  師傅:“但,咱這也是滿嚴肅的場合啊。”

  “下不為例啊。”說完,又滿頭大汗的去忙別的事了。

  最后顏絨也不知道,這下不為例指的是不讓人來探望還是不要說歡迎您下次光臨。

  忐忑的吃完飯,忐忑的站了一個下午,又忐忑的關了門候著時間下班,終于忐忑的迎來了與顏行長約定的時間。

  外面的天已經黑漆漆,前兩天下過雪,這幾天都是晴朗的天,路邊還有堆起來的積雪未融化,風一吹,冰凍的冷空氣像一把把刀子似的往身上刮,她縮了縮脖子,將自己的臉埋進去一些。

  顏行長還是遲遲未來。

  找了個避風口,發了條消息給段沂說自己已經下班,跺跺腳,又覺得冷,掏出手機給她爸打電話。

  不接。

  她順手打給了母上大人。

  這個倒是很快就接了。

  “你怎么還不回來?”母上大人哼哧哼哧的,大概是在做瑜伽,“你爸飯菜都做好了。”

  顏絨:……

  所以,顏行長,硬生生騙著自己的女兒在冷風中吹了快半小時么?

  等她花了一半的工資打的回到家的時候,就看見白天耀武揚威放了話的顏行長,正坐在餐桌前小酌一杯,也不知道那酒是拿什么瓊脂玉露做的,抿一口之后,那表情,就跟吃了靈丹妙藥似的。

  她原本想著好好抱怨一番,就看見顏行長很是淡然的掃了一眼過來,眉毛一挑,嘴角一咧,嚇得她敢怒不敢言。

  “快吃飯快吃飯。”媽媽拽著她坐下,“今天有沒有比昨天好受點?”

  顏絨余光掃向爸爸,拿起筷子夾了個紅燒獅子頭放進她爸爸碗里,笑嘻嘻:“爸爸辛苦了。”

  咬牙切齒而又不情不愿。

  顏媽媽卻是吃了味:“噢喲,就你爸爸辛苦啦?”

  還真不是顏絨抬杠,學校這兩天已經放了假,她媽媽每天就在家里睡睡一整天的美容覺,睡的累了就起床做做瑜伽,再不濟,跟小姐妹出去吃吃喝喝玩玩,掃掃貨,怎么看都不是累到的樣子。

  但是她還是狗腿的夾了個紅燒獅子頭給她媽媽,討好的笑:“媽媽也辛苦了,每天都要照顧我們。”

  雖然的確家里家務定期有鐘點工來打掃,做飯她爸爸做,但是,她媽媽就是辛苦了,不接受反駁。

  “這還差不多。”顏媽媽三兩下點開手機,打開微信對話框,翻出一張照片來,“你看看,這個小伙子是不是很帥氣?”

  顏絨掃了眼,嗯,長得很正派。

  “這個可是你們小姑娘最喜歡的兵哥哥了。”顏媽媽戳著下巴,笑得一臉春心蕩漾,“你想想,你身邊有這么一個帥哥,滿嘴的忠誠,永遠把國家放在第一位,是不是很酷?

  顏絨默默地扒了口飯,嚼了幾口咽下去,這才不緊不慢的問:“酷是酷,苦也是苦。媽啊,你想想,我有點事,永遠找不到他,是不是很委屈?”

  顏媽媽一愣,皺眉,嘀咕:“你們小姑娘不是只看帥不帥的嗎?”

  顏絨:……

  到底是哪家的小姑娘讓她產生了幻覺,覺得只要是帥哥女孩子就會馬不停蹄的貼上去了?

  還沒等她發牢騷,對面的顏行長哼了一聲,板著長臉,戳戳飯,嫌棄的甩了甩蝦殼,又張嘴咔嚓咔嚓咬飯吃。

  “你稍微文明點。”顏媽媽看著丟了一桌的蝦殼,忍不住提醒,“你看看你——”

  “是啊,你家兵哥哥可是吃飯斯文得很。”顏爸爸甩甩頭發,抱著自己的飯碗,哼哼。

  顏絨嗅覺靈敏,馬上就察覺到了里面有故事有內涵。

  黑心上司顏行長現在正在吃她媽媽的醋。

  顏媽媽按滅手機,丟在桌上,兇巴巴的問;“你說什么呢?”

  “你當年不也是對你隔壁的兵哥哥五迷三道的?”顏爸爸索性放下碗,坐直了身子看她,“當時不是哭著鬧著要跟著去當兵?”

  顏媽媽一聽,這是要翻舊賬啊,立刻站起身來,先叉個腰,氣勢做足,這才哼哧哼哧為自己開脫:“我早就跟你解釋多少回了,我那是年少不懂事!你看我跟你在一起之后,我有跟別人過多接觸么!”

  “你那是沒機會!”顏行長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硬氣過,一直都是溫溫吞吞的性子,做行長的時候,那就是擺出來的領導范兒,回了家,那就是二十四孝好老公,也沒見他跟誰紅過臉,沒想到啊,區區一個兵哥哥,倒是把他炸了。

  顏絨干脆圈起手,飯也不吃了,斜靠在椅背上,甚至有些蠢蠢欲動,試圖錄一個視頻,實在不行,音頻也可以啊。

  顏行長一開了嗓,大有一副停不下來的氣勢,哼哧哼哧繼續往外倒苦水:“主要是人家當兵的喜歡的都是柔柔弱弱的女生,有保護欲!”

  顏媽媽一聽就來了氣:“我不柔弱?”

  顏絨倒吸一口涼氣,送命題……

  她默默地挪下桌,貓著腰離開了客廳。

  合上門的時候,還聽見顏行長和顏媽媽吵吵咧咧的,說當初到底是誰先追的誰,到底是誰心胸寬廣,連隔壁喜歡過顏行長的翠花都被拉出來走了個過場。

  悄咪咪的拿起手機,打了個視頻。

  你看,外面吵鬧聲不停,她連最起碼的防備都不需要,二老根本沒心思來管她。

  “今天可以視頻了?”

  段沂剛洗過澡,身上只穿了件松松垮垮的睡衣,領口有些大,露出一小部分胸肌,看得她口干舌燥的。

  可是她是什么人啊,目不斜視,色膽包天,有福利就多看看,沒福利就創造福利。

  所以她是絕對不會像普通女孩子那樣咿咿呀呀的叫起來,說著你快把衣服給我穿上,這類屁話的。

  “衣服再往下扯一點,讓我欣賞欣賞?”她吹了個口哨,流氓痞子氣十足。

  原以為段沂會直接拉上衣服,沒想到——

  他倒是干脆利落的將上衣脫了。

  他的膚色不算黑,甚至可以說是白皙,精瘦有肉,八塊腹肌,配上骨節分明,修長的雙手——

  她又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。

  哎喲,有點害羞。

  眨眨眼,強裝鎮定,顏絨咧著嘴笑,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,千萬不能服輸,自己千萬不能輸了氣勢,于是梗著脖子,雙頰微紅,顫著調調:“身材還不錯啊。”

  “一般吧。”

  她吸吸鼻子,故意問:“幾塊腹肌啊?”

  段沂煞有其事的數了數,有些犯愁:“原本是六塊的,現在好像馬上要八塊了啊。”

  顏絨點點頭,批評道:“這主要是你不愿意運動,你要是每天跑個五十圈,做五百個引體向上,別說馬上八塊,十八塊都有可能。”

  他幾乎哭笑不得:“這不就變成了個烏龜殼?”

  好像是這么回事。

  她也跟著笑起來。

  “好笑?”

  身后再次有渾厚男聲響起。

微觀經濟學

~~~~~~   有個消息要說   跟編編商量后,決定明天入V上架啦。   這也就意味著,一直不肯爆更的我,明天,真的要爆更了!   一萬字!!!   分三更,第一更應該是在九點半左右,第二更十二點,第三更晚上十點半前。   為了留住你們這群磨人的小妖精,我決定,后天接著更兩更,每更三千字~   所以,答應我,別走好嗎,哭唧唧o(╥﹏╥)o   最后,表白一下,我真的很愛你萌~   也超級開心有人陪著我一起看這篇文~   反正愛你們就對了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